黯洸

阿姆斯特丹的房间

我住在阿姆斯特丹的一个房间
嫩嫩的花枝会从墙上四面八方地掉落下来
永远新鲜
比起强烈的花香更多的是泥土和茎干的味道
而房间地毯上并不会堆积起来
地面上永远都是散落着三两枝的样子
好像那些掉落的,都只是幻觉
可是你的五官又能如此清晰地感受到它
看见他们的颜色
听见他们掉落时轻微的风声
感觉到那风在皮肤上留下的浅浅的凉意
和偶尔触碰到的柔软的花瓣以及粗糙的枝干
你能从百叶窗的缝隙中辨别出外面的阳光很好
但你只是觉得有点困倦

Misosososolasi♪( ´▽`)

当年纪渐长
彼时难得的吐露心声,流露真情都极易被人视作是矫情的
所以我们便越来越不敢,也不愿意去真的去对谁掏心掏肺了
我们懂得了有些人不值得
也懂得了有些人的不屑,不在乎

认真变成一种耻辱
每个人都活在巨大的玩笑之中

理由?
真的存在么?
只是大家这样做了
不懂也一样去做了

异类?
真的存在的
只是自己没有能力去成为罢了

我们总是急着去证明
却忘了要如何去成为

惯性

人心 是随着年龄越来越沉重的东西
这也就解释了
为什么小孩子总是一秒就能瞬间转换情绪
但是大人就不行
大人的心 太重了
所以心情的惯性太大
没有办法轻易地停止与切换

童心未泯
贼心不死

那些回忆
浸泡在名为盛夏的福尔马林里
有些苍白
失掉了一些生机
却又那么耀眼
仿佛下一秒
就会穿越回去
不过做了一个冗长又无聊的梦

锦涩

他的琴音很涩
音【一()()】直直地擦过你干瘪的眼球的那种涩
涩得人掉出泪来
又似乎因为被那琴音擦掉了一小块眼球而心里空落落的
怅然若失

感觉自己给自己喂了一口屎🙄🙄🙄
想把白眼翻个180度来好好瞧瞧脑仁儿里究竟装了些什么狗屁叨糟的玩意儿

一百摄氏度的糖
又甜又辣

  1/4